正北方网 > 新闻 > 国内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20年后,她找到恩人还500元欠款

作者:汤小均 钟美兰 责任编辑:郭正杰 2017-10-11 14:44:37 来源: 成都商报

刘应香(右)和庞晓莉终于见面

原标题:20年后再相见“500元不算啥能相见才最珍贵”

“她来了吗?”在滨江路合江亭,刘应香抓着手机,显得有几分紧张。“那个,那个穿桃红色衣服的,我觉得就是她,看身形像。”对面马路上,一名穿着桃红色衣服的女子向着刘应香挥手,刘应香赶紧迎上前。

“你都没什么变化。”“你也还是老样子。”刘应香和庞晓莉两人望着彼此的脸,拉着手,话匣子一打开,就再也关不上了。20年前在深圳曾经借给刘应香的500元,庞晓莉早已记不清了。“500元根本不重要,我们能够相见才是最珍贵的,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相见。”

雨中见拉手聊天

“时常念叨,全家人都知道你”

下午5点左右,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客运车,刘应香抵达成都。从昭觉寺汽车站上车那一刻,她两手抓着手机,端坐在车上,话很少。

“心里有点紧张,我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她了,这么快就能和她相见。”刘应香说,在她的记忆中,庞晓莉长着一张娃娃脸,“相貌肯定不会有多大变化,我一眼能认出她来。”

在约定见面的滨江路合江亭,一个穿桃红色衣服的女子小跑着穿过了马路,刘应香赶紧上前几步,迎了上去。“你都没什么变化。”“你还是没有怎么变。”天下着雨,两人的脸上流露着相见的喜悦。在合江亭附近的一个茶楼,两个人坐了下来,相互问候近况。

庞晓莉,今年41岁,长期居住在成都,目前是某饮料公司销售业务小组组长。“我们能以这种方式相见,真的挺意外的。”庞晓莉说,2000年,回到成都后结婚生子,因为丈夫业务原因,她常去绵阳。

“我经常跟家人说,以前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在绵阳游仙区。”庞晓莉说,因为经常念叨,全家人都知道刘应香,“时常惦念,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找。”

忆当年闺蜜情深

“借钱后,我就没有想过要她还”

对于借出去的500元,庞晓莉对细节早已记忆模糊。“那时老乡见老乡,特别亲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”庞晓莉说。而对于两人过去的美好时光,她却记得很清楚,“那是1998年,我22岁,刘应香32岁。”

“我们当时同进同出,就跟现在所说的闺蜜一样。”庞晓莉说,那时两人无话不谈,自己甚至会把男友寄来的信念给刘应香听,而刘应香做得一手好菜,自己常带着弟弟来蹭饭。

庞晓莉说,那时刘应香孩子上小学,经济拮据,“我工资比她高一点,每月有1200元。所以把钱借出去后,我就没有想过要她还。”

庞晓莉说,2000年自己回到成都,结婚生子,后来因为电话变更,和刘应香从此失去了联系。“没有联系不等于不惦念,当年拍的照片我现在都还保留着,没事还常拿出来看看。”

刘应香坚持要还当年的500元,庞晓莉笑了:“500元不算啥,不用还,今晚拿来吃饭。”

说以后搬来成都

“来往更方便,我们又回到从前”

庞晓莉说,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刘应香,“我很想去找,但是只知道她住游仙区,要找也无从下手,没有想到她通过媒体找到了我。”

昨日一早,成都商报记者就赶往达川区马家镇,通过村民介绍,找到了白马村5组黄队长电话。黄队长查看记者证件后与庞晓莉一个亲戚联系,成都商报记者随后拿到了庞晓莉丈夫姜弟兵的电话,并通过姜弟兵联系上了庞晓莉。

庞晓莉和刘应香两人在茶楼叙旧时,姜弟兵正从简阳赶往成都市区。“我跟老公说一定要见见这个老熟人,不管多忙。这500元根本不重要,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。”庞晓莉说,两人能够相见是最重要最珍贵的,以后会常到绵阳去看望刘应香。

刘应香立即说:“估计过段时间我也搬到成都来,和儿子一起住。”“那就太好了,来往更方便了,大家又回到了从前的时候。 ”

早先报道:20年前借给我500元的恩人 你在哪里

刘应香和庞晓莉(右)20多年前的合影

51岁的绵阳人刘应香,最近总想着一件事:找到20多年前在深圳借给自己500元钱的恩人。9日上午,刘应香介绍,当年她来到深圳欲打工挣钱,但久未进厂,在无房租无生活费时,认识仅十余天的达州小姑娘庞晓莉主动借给她500元。后来双方因通信方式变更,再无联系。现在,生活条件好了,她希望借助媒体找到庞晓莉,不仅要还了500元钱,如果庞晓莉需要,她还会尽自己的能力进行帮助。

身无分文/ 认识10余天的老乡主动借她500元

由于时间太久,刘应香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多少年,但她知道,至少有20年了。当年,因为家里较穷,家人帮她东拼西凑了路费,离开老公和正在读小学的孩子,和另外两名老乡一起来到深圳打工。原本以为会顺利进厂,但刘应香因为年龄偏大,进厂较难。

“当时我30多岁了,很多厂都只要20岁左右的年轻人。比我年轻的两位老乡很快找到了一家电子厂上班,但我始终没有找到工作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刘应香说,她和两位绵阳老乡租住了一间很小的铁皮屋,每天都很热,房租好像是150元一个月。

刘应香介绍,因为当时家里穷,而且认为到了地方就能找到工作,身上只有路费。租住在铁皮屋的日子里,刘应香每天就是一个馒头度日,其他时间就四处找工作。到了晚上,才能和两位老乡聚一下。这段时间里,她的老乡认识了一名20岁出头的达州小姑娘庞晓莉,和老乡一样,庞晓莉在深圳先科电子厂工作,已经打工两年,是一个小领班。

“一个月后,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,我实在没钱了,也没法找家里人要钱,两位老乡因为才进厂上班,同样手头拮据。一天,我们和庞晓莉聊天时,谈到了交房租的问题,她主动问是不是缺钱了?缺好多钱?她可以借给我。”刘应香至今感动不已,因为当时她和庞晓莉才认识10余天,“我当时要交房租,要生活,就借了500元钱,承诺以后肯定会还。”

第二天,庞晓莉就到银行取了500元钱,借给了刘应香,而且没有要求刘应香出具借条。

阔别20年/ 她要找到恩人还钱,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

刘应香是绵阳松垭镇人,曾经荒芜的土地,现在已是楼宇林立。现年51岁的刘应香,唯一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在成都工作,家中再无负担。现在,在她家中,摆放着20多年前她和庞晓莉的合照,她希望找到曾经借钱帮自己的恩人庞晓莉。

9日,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照片是以前老式的胶片洗出来的,有点泛黄,仍然比较清晰。照片中,刘应香显得较为成熟,旁边的庞晓莉,则是小女生模样,两人手挽着手。

借了500元钱后,刘应香通过老乡等人找关系,介绍进入了同一家电子厂,但因为是新手,且文化水平不高,每个月算上周末加班才500元钱。而她每个月还要寄钱回家养家糊口,手中一直拮据。但是,庞晓莉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还钱。

进厂一年后,工厂裁人,刘应香因为年龄大文化低,就此失业了。因为太突然,刘应香身上仍无多余的现金,因为她都寄回家了。无奈之下,她只有回到绵阳老家照顾孩子,临走之前,她找到庞晓莉,称自己一定会还钱。“我离开时,她也跟我说没有关系,等我孩子长大了再还都行。”

回到绵阳后,两人偶尔会通信件,有时也会用BB机进行联系。不过,刘应香称,那时确实太穷了,真的还不上钱,但庞晓莉从来没有催问过。两年后,庞晓莉回到四川结婚,后来联系方式变动,双方再无联系。

“后来,我又在海口打工,我老公也在外打工挣钱,两年前我才回绵阳,现在儿子已经工作,家中生活条件也好了。这20年来,我一直记得庞晓莉曾经的帮助,是她让我度过了在深圳最艰难的时候,她就是我的恩人。”

村干部回应/ 确有此人,曾在外面打工

回到绵阳后,按照庞晓莉曾经留下的家乡地址“达县马家乡白马村5组”,刘应香曾经写过几封信,可惜杳无音信。今年国庆节,她给那个地址发了一封快递,快递被退回,显示无人签收。

“她以前给我说,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是成都的,以后会在成都定居,我想国庆节她应该会回老家,所以发个快递试试有没有人收。”9日,刘应香说,有人告诉她可以通过媒体找人,她就找到了成都商报。现在就希望能找到恩人庞晓莉,不仅是还500元钱,更想知道庞晓莉现在的生活,“如果她有需要,我会尽我的能力帮助。”

9日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达县(现为达川区)马家乡白马村5组潘姓组长,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白马村5组的确有人叫庞晓莉,今年三四十岁,曾经在外打过工,目前在成都生活,爱人是一名教师,并且为记者提供了庞晓莉父亲的电话。不过,成都商报记者试图拨打此电话号码,一直无法接通,发送短信也无回复。

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•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
  •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!
  • 好好树就被拔了
  •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